扁平足

我按照网上看来的教程给自己诊断了扁平足,一下子觉得前半辈子的许多小问题都得到了解释。

我从小就被长辈说是扁平足,但大人们并不以为这是问题,反而觉得可爱,我妈会怜爱地称之为“面包脚”,就是像一个小面包一样,圆圆扁扁白乎乎的。我的脚力也非常差,走一小段路就脚酸,很小的时候就让爸妈抱,大一些了就要背着走,晚上回家还会哭唧唧地要揉揉小腿。最夸张的一次是我大概六七岁的暑假,表哥在我家借住。表哥彼时是个初中生,跟我一起锁在家里看电视当然没意思,他很快就打电话叫来了几个哥们儿,他们商量着要一起去逛超市,但是我哥又不能把我一个人锁在家,只好带我一起去。超市在一千米以内,我想不起来去程是不是自己走完的,反正返程我就完全没法走路了,是这几个初中男生轮流把我背回家的,而那时候我爸已经下班发现家里没人急得骑上小摩托在附近徘徊了。

后来我长大一些,似乎扁平足也没有带来太多困扰,甚至我的运动天赋相当不错,练了好几年乒乓球。又加上我的体重逐年上升到超重和肥胖的临界线,我的身体焦虑多的是,都来不及关心脚。我就这样平安无事地长到考大学前的体检,其中有一项就是要看扁平足,我嘟囔了一句:“我有扁平足的。”被检查的护士听到了,她看了看我的脚说:“你没有,你有足弓。”十几岁的我当然很高兴,我想可能是在生长发育期自己长好了,长久以来怀疑的小毛病消失了。

再把时间一路快进到2021年,我是一个偶尔锻炼,业余打羽毛球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油管根据我的画像给我推荐了不少健身视频,我点开看了,一个健身了十年的博主说自己去 physical therapy 治疗了扁平足,很痛苦但是有效。健身十年!才纠正自己的扁平足!吓得我一边看一边掰自己的脚,“脚底受力不均容易导致走路外八字”——确实,我小时候还更严重些,走路总被外婆提醒纠正;“脚外侧受力进而拇指外翻”——确实,所以我买不到合适的凉鞋;“小腿和膝盖都受到更大压力”——这不就是我说的回家一定要揉揉小腿!

还有,我十多岁的时候,应该是生长发育期吧,在我的乒乓球运动员生涯末期,也正值学业走到了小升初,我那会儿走路时不时脚底会痛。疼痛并不严重,走路也看不出异样,就是我能感觉到似乎有根筋扯着了,就在后脚跟抬起前脚掌受力准备迈出这一步的时候,有一根纤细的线横贯我的脚底,它扯一下我就痛一下。我于是经常不愿意去训练,但是长辈们看看我的脚底完全不像有问题的样子,总以为是我想偷懒,但是打球又是业余爱好,不去也罢,所以他们都会露出一副并不相信但也懒得戳穿我的表情:行呗不打就不打,也没必要说受伤吧,你看看这脚不是好好的?我当然能辨别这个表情,有时候会再驳几句:“真的脚底痛!”他们随即进入不置可否的哄小孩步骤:“好好好脚痛,不去打球了嘛。”没什么好说的了,他们就是不会相信我的,但是也没有否定我,而且这疼痛确实不严重,我自己也看不出哪里不对,再说了,我心底的心底,也确实有一点不想去训练,更让我无从辩解。

但是我现在知道了!我的扁平足,会让脚受力不合理,所以会让脚背更加外翻,有一部分肌肉格外紧张,严重起来脚底就会有抽筋的感觉。

好了,我现在知道了,这些小毛病我自己都能解释了,不会散落在历史里被家里老人说我记错了。我可能不会去治疗,因为 physical therapy 太贵了,没有任何医保能保。紧接着我就想是不是我还有更多小状况,早就有人解释了赋予了名字但我不知道?我一直认为自己精神健康但我从来没有体检过啊,我是不是焦虑抑郁ADHD?我和扁老师说了,扁老师说,你看你能顺利考学读书到现在,也没什么挣扎,我觉得你多动症的概率不大吧,如果你注意力缺失还长成了这样,那可能早点治疗现在已经拿诺贝尔奖了。

“哦……”确实也是。


Last modified on 2021-10-30